快速變老的臺灣,二○五五年4位老人陪伴1個小孩

0
195


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二○一八年發布的「臺灣人口推估」(二○一八~二○六五年),臺灣總人口數將於二○二一年攀達高峰,達2,361萬人,但於次年開始反轉為負,不但負成長年度較上一期推估提前了三年,且在總生育率(育齡婦女於15~49歲生育年齡的平均生育子女數)從目前的1.09人逐步提高到1.2人的假設下,預估二○五○年總人口數將減至2,069萬人,減幅達12%,自二○五四年起減少到2,000萬人以下。

若我們定義人口紅利為「因勞動人口在總人口的比例上升而伴隨的經濟成長效應」,那臺灣勞動人口的高峰期發生在二○一五年,此後勞動人口占總人口比例(73.9%)即開始下滑。預估臺灣、韓國與新加坡將成為世界上3個以最快速度從「高齡社會」步入「超高齡社會」的國家。

快速變老因素1:生育率下降

許多原因造成臺灣快速變老,首先,當然是生育率的下降。自一九五一年以來,由於避孕藥的使用與醫療環境的改善,婦女得以縮短照顧嬰?#35722;?#30340;時間,而有餘力?#24230;?#29983;產工作,形成生育人數減少的循環。

另外,一九四九年起臺灣實施六年國民義務教育,一九六八年起延長為九年,一九八二年起6~15歲學童強制全面入學,此一?#21344;?#25945;育的漸進過程亦培育了更多有能力?#24230;?#32887;場的婦女。

同時,在國家經濟起飛、財富成長的過程中,個人更加重視自我理想與發展的追求,生育率長期下滑趨勢更為明顯。一九六○年臺灣總生育率尚有5.75人,一九八四年降至2.055人,低於人口替代水準2.1人;二○一○年逢農曆虎年及前一年孤鸞年效應影響,總生育率陡降至0.895人;二○一七年生育率緩步回升到1.125人,但仍遠少於鄰近的日?#20061;c韓國等。
臺灣婦女生育率長期持續下降,造成育齡婦女人數亦隨之減少,進而影響未來嬰兒出生數。此一發展嚴重的限縮臺灣人口成長力道,總人口成長將在二○二二年由正轉負,似乎已無法逆轉。

去年(二○一八年)臺灣出生嬰兒數有18萬多人,國家發展委員會中推估顯示,二○六五年出生嬰兒數將降至9萬人,較二○一八年減少52%。

長年累積的影響將使得二○一八~二○二九學年度,各級學校較二○○六~二○一七學年度減少約10~30%之生源,且小學、中學、大學各級平均入學年齡人口將分別減少11.2%、26.6%及29.7%。

快速變老因素2:國人壽命延長

早期國人平均餘命的增加,主要是嬰幼童死亡率下降,醫藥的進步使得一些致命的傳染病逐漸被根治;而近年平均餘命增加的原因,則拜賜於中老年慢性病救治的機率提高。

一九六○年臺灣?#23567;?#22899;餘命分別為62歲與66歲,此一數據到了二○一六年分別延長了十四年與十七年,達到76歲與83歲。估計到二○六○年,臺灣男性餘命將近82歲,女性為88歲。若進一步統計,可發現高齡者的平均餘命增長幅度較年輕者幅度更大。

壽命延長的另一指標,為年齡中位數,此一數字於一九六○年代為17~18歲,一九八九年的年齡中位數為27歲,至今已為42歲。預估二○五五年時,臺灣人口中位?#30340;?#40801;將高達57歲。

可預見的未來,人口結構巨大轉變

在以上2個主要力道的影響下,臺灣「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率」於一九九三年超過7%,成為高齡化社會;經過二十五年,於二○一八年三月比率超過14%,正式邁入高齡社會;預估八年後,於二○二六年比率將再超過20%,成為超高齡社會的一員。

 


由高齡化→高齡→超高齡之結構變化速度比起日本的二十四年與十一年,以及美國的七十一年與十五年,都顯得快速得多。老年人口一路增加,相對於嬰?#35722;?#20154;口曾於一九八三達到高峰後一路下降,臺灣的老化指數(65歲以上人口/0~14歲人口)從一九八三年的15%,提高到今天的119%,預估到了二○五五年將再提高到415%,代表未來我們將在不同的場域中看到4位老人陪伴1個小孩。

若小孩代表未來,也代表明天的生產性人口,那麼老人則意味著今天的消費性人口,這同時揭示了未來民眾食衣住行需求將產生巨大的改變。

另外,就扶老比指標來看,五十年前臺灣100位工作人口僅有5位65歲高齡人口;今天100位工作人口則有20位65歲高齡人口。我們可以如此類想,若65歲人口代表領社會保險或職業退休金的族群,而工作人口代表繳保費的人口,若希冀社會保險或職業退休金財務健全,那麼今天我們繳交的保費應該是五十年前的四倍。

按國發會推估,再一個五十年之後,65歲相對工作人口比值為83:100,那麼如果退休給付內容不修改,屆時保費必須是現有均衡費率的四倍多,是五十年前均衡費率的十六~十七倍之多。

可見人口老化對個人、對社會與國家各項政策與規劃影響之大。它將影響國家的產業扶植政策、移民政策、預算編製、社區發展、醫療設施等,它也影響個人消費行為、工作安排、生涯規劃與家庭生育發展等。

臺灣歷經一九六○~一九八○年代GDP快速成長(10%上下),以及一九九○年代穩健成長(約8%)的年代,享受過人口紅利爆發的豐碩期。在國人逐漸老化之際,展望未來政府與個人面臨不同的挑戰,政府與個人都應即早做好準備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