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心障礙政策保險可行嗎?

採訪、撰文◎侯琇文

0
106

彭金隆

政?#26410;?#23416;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教授兼系主任


日前?#34892;?#32862;媒體報導,指稱臺灣的身心障礙者除全民健保外,投保醫療險、意外險及壽險等都有重重障礙,有關身心障礙朋友投保商業保險的困難,也時常受到立法機關或是身障團體的質疑與關注。

現在身心障礙者占臺灣全人口的比率大約有110多萬人。金管會對此提出,臺灣保險業歷年均有承保身心障礙者,險種包括人壽、傷害、健康及年金保險等,截至三月底?#34892;?#22865;約共近20萬件;且為督促保險業善盡企業社會責任,自二○○九年七月開辦的微型保險業務,截至四月底累計承保身心障礙者亦達8萬多人,兩者加總共近30萬人。金管會直指,商業保險在承保身心障礙者的保單很認真,不應該被抹煞。

但還是有許多代表身心障礙者發聲的立法委員,對保險公司不斷拒保或歧視身心障礙者提出抗議;在保險業招攬與核保管理辦法內,也有明確條文規定,不能因為民眾是身心障礙者就拒保。金管會也一再要求商業保險公司提供服務,不能歧視身心障礙者,且很多保險公司也確實對此開發了專屬身心障礙者的保單,只要能夠拿出證明就可以投保。

感覺起來金管會與保險公司已經做出很多的努力,但身心障礙團體與立法委員卻不埋單,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落差?

承保人數顯著偏低是事實

先就上述簡單?#24213;?#20358;看,假設現在臺灣的身心障礙者共計110多萬人,屬於比較中度與輕度的身心障礙者約占其中7成,這樣的?#24213;?#33287;金管會提出的承作近30萬人身心障礙者保單相比,?#24213;?#20559;低是事實。

為什麼會如此?因為臺?#25104;?#26371;對商業保險常有一些特別的預期,就好比我們曾經討論過的學保問題。學保也是商業保險公司所承作較為特殊的保單,明顯看來就是一種政策型保險,卻是透過商業保險公司來承作,當然過程也衍生出諸多問題,例如學保理賠條件與商業保險有許多明顯不符的地方,在學保帶病投保是允許的等,許多都和商業保險在承作與核保上有所衝突。

再回到身心障礙保險這件事情,市場上有人提出不同的想法,目前有2個方案可以去做:其一,由商業保險公司來開發保單並承保,其二,則是透過政府成立的特殊性政策保險,提列基金來支應,或提供補助,就像學保補助保費一樣,過往很多政策性保險都有用過類似的方?#20581;?/h3>

回歸政策保險的特質

就第一個方法來說,商業保險公司很明顯的就是一家以?#20998;?#29554;利為主的公司,本質是一個營利性機構,要他們完全去做社會公益政策部分,除非有補貼或是有獎勵,否則誘因何在?

再者,儘管商業保險公司在經營上愈來愈重視「履行社會責任」,但畢竟這不是他們的本業,所以要完全仰賴第一種方法,由商業保險公司去推動政策性保險,實在是與其本質相互違背的。

身心障礙朋友的風險,?#30446;?#35264;的角度來看,的確可能比一般人來的高一些,因此在商業保險的計價模式,也就是計價強調以個別公?#21483;?#30340;角度來看,會採取比較高的費率是很自然的;再者,如果身體狀況惡化達到一定程度,也會採用更嚴格的核保標準,可能進行重大加費,抑或是直接拒保,這都是商業保險在商言商的必然結果。

所以,要求商業保險公司以風險增加的方式,用一般人的費率來承保身心障礙者,實在是強人所難。當然,保險公司是可以基於?#25215;?#31038;會公益的立場來做,但絕對不會是全面,能夠做的畢竟有限。

假設能夠採用一特殊的政策性保險,設立基金作為特殊財源來承作,進行風險分散,會比較有可行性,其主要目的是以實現社會公?#21483;?#28858;目標,不會因為你的性別、宗教與體況等而受到不同的待遇,如健保就是一個例子,儘管年紀、體況或職業差異,但不會像商業保險那樣強調個體公?#21483;浴?/h3>

在我看來,規避身心障礙朋友風險這個問題,如果還是希望商業保險公司來解決的話,不會是一個最好的辦法,也不容易很快達成全面的成效,當然透過政策的施壓可以達到一定效果,但效果還是很有限。要解決身心障礙朋友的風險移轉需求,必定要有一些政策介入才有可能,還是要回歸政策保險的特質,才能取到大家全盤滿意的成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