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對每一件小事

文◎何飛鵬

0
125

城邦出版集團首席執行長、商周出版發行人、

保險行銷集團集團發行人暨總編輯。


「數大就是美」這是從小深刻的名言,但「大」真的是好嗎?有時候不是,有時候「小」比「大」更重要。

做大事,做大生意,擁有雄才大略,但所有的「大」,?#23478;?#24478;「小」開始,登高必自卑,行遠必自邇,做好小事,才成大事。

有時候我非常慶幸自己從事了一個極特殊的行業——文化出版,這個行業在臺灣一年生產約4萬種新書。每一種新書都是一個全新的商品,從市場調查到商品規劃、到生產、?#21483;?#37559;、到上?#23567;?#21040;售後服務……,每一本書?#23478;?#36208;完完整的產品生命週期,換句話說,每一個出版人一年出了多少種新書,就要面臨多少次新產品上市的考驗。

由於每一本書的營業規模都很小,大約只有幾10萬元,但卻不能省略新產品上市中的任何一個步驟,因此我形容出版事業是細微的繡花工作,沒有任何大事,只有無數的小事、小步驟、小流程,但所有的小事加在一起,就會決定一本書的成敗。

我之所以慶幸,是?#39511;?#20986;版讓我面臨了最多的新產品上市實戰經驗,也讓我體會到「做好每一件小事」的重要,出版是一個最典型的「做對每一件小事,就會成功」的行業。

在此之前,我是一個大而化之,以做大事不拘小節自居的「神經大條」的人,對所有的小事不耐煩,甚至認為小事只會讓「雄才大略」的人耗損心力、浪費時間。我完全不知道「好大喜功」、「好高騖遠」就是我的毛病,我更不知道,我經營公司之所以賠錢的原因是「不務小節」,小事沒做對。

做好小事才能學會做大事

剛做出版的時候,我仍然大處著眼,不拘小節,喜歡做大書,對小書沒興趣。而我也確實做出了一些轟轟烈烈的暢銷書,但仍然賺錢有限。聲勢很大,卻沒得到足夠的實質利益。仔細研究後,我發覺,我雖然做到了暢銷書、大書,但是?#39511;?#23567;書不慎,小事沒做好,我也不知不覺中賠掉了許多不該賠的錢,因此總的來說,賺到吆喝,沒賺到實利。小事是我的心腹大患。

為了徹底解決這個問題,我發展出一套做小事的邏輯:要做大事先從小事做起,小事做得好,大事才有指望,能耐煩做小事,大事才能從容不迫。小事是大事的基礎。所有的大事,都可拆解成無數的小事,因此,小事都做對,加起來就變成大事。而小書賺小錢,大書賺大錢,大錢小錢都不放過,江海不擇細流所以成其大、成其富。這就是我訓練自己耐煩做小事的過程。

我發覺我不是不會做小事,只是不耐煩,當我認同做小事之後,一切就豁然開朗了。每一件小事都可先拆解成幾個分解動作,再做成標?#39318;?#26989;流程,然後再對每一次的工作結果,進行徹底的檢討改進。

我還發覺很多有趣的事:做大事與做小事的方法完全不一樣,做大事靠才氣、靠創意、靠能力;做小事靠耐心、靠?#21040;y、靠制度、靠習慣。而組織如果能夠把小事做好,代表這個組織的結構嚴謹,不易出錯,是個可靠而穩定的公司。

我真正會做生意,是從我能賺小錢、會做小生意開始。我真正會經營公司,是從我能做對每一件小事開始,感謝出版業對我的訓練。

後記

一個小朋友要求轉調工作,我告訴他那個工作?#20154;?#29694;在的工作重要得多,我也很期待他未來能做那個工作,但現在不行,?#39511;?#20182;現在連小事都做不好,?#20154;?#20570;好小事之後,自然能勝任大事。大小之間,完全存乎一?#27169;?#22312;每一個人的心中,?#23478;?#23481;得下大事,也得做好小事。
大陸近年流行細節學,例如:「細節決定成敗」成為顯學,也是從小事著眼。

(本專欄文章已受何飛鵬先生授權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