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品改革應多角度、多時程進行

0
111

彭金隆

政?#26410;?#23416;風險管理與保險學?#21040;?#25480;兼系主任


臺灣壽險業雖然長期面對低利率威脅,但臺灣在過去如此長期的低利率環境下,幾乎沒有一家保險公司,直接因為低利率因素而倒閉,主管機關在處理壽險業利差損危機的表現上,雖然當中存有許多問題,但相對?#24230;?#26412;因為低利率倒閉6、7家保險公司而言,臺灣算是表現不錯的一個市場。

臺灣保險市場為解決利差損這件事情,過去主要倚靠的是銷售大量儲蓄較高且資金成本較低的保?#21361;?#22823;幅降低整體資金成本,再利用規模創造的投資收益來緩解利差損。

但隨著時間的演變,保險業的資產規模愈來愈大,如果持續僅依賴儲蓄險投資收益為主的解決作法,可能逐步會衍生出其他問題,正如先前專欄已經提過的龐大匯率風險問題。

逐步透過商品結構的調整來改善與平衡

鑑此,未來必須讓保險公司的商品更加多元化,不要只專注於只有投資收益這一區塊,是我們可以努力的方向。當然儲蓄險仍是現在市場上最廣受歡迎的商品,且因為存款利率持續低迷,消費者還有大量的資金沒有去路,市場上確實有此需求。但要完全由保險公司來承擔這樣市場資金過剩的投資壓力,長期下來將會對保險業的健全經營產生巨大威脅。

正如,現在壽險業倚賴大量的投資收益卻沒有其他型態的收益來平衡,只要經濟環境反轉且規模還這麼大,產生的負面影響可能就會非常巨大;再者,IFRS17的接軌,低利率實際上也對損益波動更為不利。

我想要闡述的是,限制儲蓄險這件事情是必然要做的事,或至少要想辦法降低高儲蓄保費的流入速度,如此可以逐漸減緩國外投資的比例與壓力,進而降低保險業的經營風險,但是想要立刻降下來是有難度的,因為資產部位已經如此巨大,而國內依然缺乏投資工具這也是一個事實。

既然投資沒有出路,那我們就要讓風險不要持續增加累積,再逐步透過商品結構的調整來改善與平衡。現在主管機關商品結構調整的方法,是要求銷售多元性的保障商品項目,比如說銷售儲蓄險,但要去搭配一定程度的死亡保障,保障部分就可以增加死差益的收入,除可以降低消費者購買的意願,?#37096;?#20197;降低市場過度依賴?#25105;?#21033;源的問題。雖然這樣的轉變速度是緩慢的,但是不做也不行。

快速解決要注意可能產生副作用

現在比較令人擔心的是,主管機關如果想要用快速的方式來解決這件事情,對於這樣的做法我抱持著保留看法,因為快速做可能不會有很好的效果,再者產生的副作用也會很大。

為什麼不會有很好的效果?因為現在資金規模已經很大,即使快速地處理,既有的風險壓力也不會立即消失,且市場上對儲蓄險的需求還是很大,再如此壓制,需求雖然會減少但是不會消滅,所以想要立即消除壽險業的經營風險,我想這是不太可能的。

且如果硬做,立刻受到重大影響的會是通路,除了廣大通路從業人員,必須面臨業績下滑帶來生計上的壓力外,通路一旦受到影響,許多的副作用就會發生,比如為了滿足業績的要求,可能衍生的銷售?#24190;h,或是資金流入某一類的非預期的商品,影響可能更無法控制;因此未來若調整過快,消費者是否能夠接受新商品,這也是一個大問題。所以,還是必須要有一段適應與教育的時間。

量出為入經營模式取代量入為出

除了透過商品結構調整來改變外,實際上可能還必須透過其他措施的配合。比如說,如何利用其他資本監理的方式,去引導保險公司去做資產配置上的差別,讓他們自發性地去做一些產品結構的調整,而非都用統一商品的方?#20581;?/h3>

在各項政策上,要明確告訴保險公司,未來應走向「量出為入」的經營模式,你有多少資金的去化能力,才能去承接多少保費的概念,來改變現在「量入為出」的經營模式,才有辦法逐步改善。

總之,最好要給保險市場調適的時間,畢竟形成這樣的過程不是一夕之間造成,改革方向是對的,但若是過於急切得做,很可能產生的副作用會抵消當初想要改革的初衷。

這次商品改革是一件必要的事,但可能在時程的推進上,應該要再好好想想(採訪、撰文◎侯琇文)。